霄兔

一个低(wu)产文手,主HQ!!
喜欢吃糖不会发糖,不会停止写奇怪的东西。阅读感谢,欢迎勾搭w
在冷圈而自娱,处涸辙以犹欢。

黑研-从心开始

*排球少年 黑研

*群活动,欢迎大家加入有爱的黑研互助产出群呀w神秘代码:530365979

*肥肠仓促,Bug & OOC有,待改,待改,待改,欢迎多多指教

 

 

“研磨——我做了你喜欢的苹果派,——研磨?”

黑尾铁朗推开孤爪研磨房间的门,但是视线里没有研磨的身影。看上去研磨似乎并不在屋里。

他环视了一圈,最后把目光锁定在床边。床上的被褥略微有些凌乱。明明自己刚刚出去的时候,研磨还窝在床上靠着窗边打游戏。

这间屋子的采光很好,阳光从窗口明明媚媚地照进来,空气中一点微尘依稀可见。音驹一族的视力和听觉都非常出色,黑尾透过窗户,一眼就看见相距几百米开外的树丛中有一只鸟扑棱了一下翅膀。

他收回目光,隐约感受到了床下传来的心跳声。

那声响不算大,也并不像音驹一族青壮年男子一般强健有力,只是“砰、砰”,温和地跳动着。原来是躲在了床底下啊。

黑尾感受着这样的脉动。

或许是由于心跳的主人并不在眼前的缘故,所能听到的、感受到的、传达出来的,就只有这样的心跳声。

黑尾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听到了这样的响动,或者不如说,只是模糊而隐约的,一种感觉。

——那里有一个鲜活生物存在着,这样的感觉。

黑尾记得最初在獾的国度交涉了许久,终于见到研磨的时候,他也是缩在房间的一隅,透过窗户的缝隙窥看外面的蓝天,不知在思忖着什么。那天天气晴朗地令人睁不开双眼,而阳光就透过那条罅隙照在研磨头发上金色的部分,在他的脸上、身上、手上留下一道狭窄的、温暖柔和的光晕。大概是嗅到了久违的熟悉的味道,研磨慢慢转过头,注视着黑尾,脸上却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

他的手非常凉。

研磨对于黑尾的各种提问,都只是低着头,用简单的点头和摇头来回答。直到回程的车辆迫近了自己国度的疆域,研磨才微微抬起头,好像是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我活着。阿黑,我活着。”他小声说。

那个时候,黑尾就是这样强烈地感受到了身边幼驯染的心跳。仿佛一只在风中瑟瑟发抖的烛火,但是顽强地明亮着、燃烧着、发热着。

他把手上的苹果派放在桌角,慢慢坐到床边的地上。苹果派甜而不腻的香气慢慢在房间里氤氲开来,是很好闻的味道。从床下传出的心跳声也随着距离的缩短而逐渐放大。

黑尾肩负起了照顾研磨的责任。研磨看上去一切正常,只是不常说话,不喜欢出去运动。与处于这个年龄阶段的正常男子相比而言,吃的略少,体型也要瘦弱一些。幸运的是,研磨还保持着音驹族人引以为傲的敏捷反应和平衡能力。黑尾并不十分想了解在邻域那个经年累月阴暗潮湿的国度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这笔账他可要慢慢地、“借三还七”地算清。

他一直知道,研磨自然是非常愿意回到自己的故乡,却略微有些许抵触和不安的情绪。是在抵触终于重归故地的那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不安和陌生感吗?

他闭上眼睛,后背靠在床板上,沉浸在苹果派散发出的甜美的香气里。

捉鱼的小溪边的鹅卵石。玩士兵游戏时用来掩蔽自己的小草堆。会讲很多有趣的故事、很能喝酒的老爷爷住着的小木屋。在野外露营时睡的纸箱子。晨光熹微时的朦胧鸟鸣。爱丽莎和小茜的庭院里开得绚烂的紫阳花和穿堂而过的风。训练受伤时涂的触感微凉的药膏。下着雨沙沙作响的森林。深夜躺在半山坡的岩石上眺望的黑色夜空。

黑尾的眼前零零碎碎地浮现出这样的片段和场景,稀松平常,却波澜壮阔。

是和研磨一起的回忆。

那个时候——就在研磨小声地诉说着“阿黑,我活着”的时候,他用力握住了他的手,力度之大到自己几乎站立不稳。如果可以让研磨身体变得暖和,他恨不得抽空自己的体温。

这些零碎的场景和零碎的情感,要怎样才能传递给研磨啊。

他慢慢地随意哼唱起从猫又爷爷那里学到的古老童谣。很久前第一次听到的时候,黑尾浑身一个激灵,感觉自己触碰到了音驹古老的秘密。音驹一族流传的其他歌谣大多充满活力、聪颖机敏、富于生机,然而这一首曲调平静、婉转而悠长,和音驹的祖先一样古老。

就如同历久弥坚的小木屋,盛夏的季节里怒放的紫阳花,深邃无垠的渐渐变亮的夜幕。就如同音驹那条古老的母亲河,由高山上的积雪融化汇聚,潺潺地、绵延地、生生不息地流淌着。但它唯独不像梦。梦境过于虚幻,而这首童谣深切而真实,它存在在他们彼此的童年,贯穿着他们彼此的生命——过去的,现在的,以及未来的。仿佛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歌声,让黑尾有一种被自己本身淹没的感觉。

山阴的植物渴望阳光。荒漠的生命向往甘霖。

他把过去的时光之中,每一个场景里出现的研磨和自己都指引到此时此刻的当下。他忽然发觉自己的声音如此温柔,直到最后一个尾音结束,还有些依依不舍。于是他重头开始,复又继续哼唱着。旋律辗转升腾,芜杂纷扰的情绪最终一扫而空。

抛开其他一切复杂的情感,黑尾觉得有些感动。

如果真的有神明,他用这样一双分配着生杀予夺的双手创造了这个世界,创造了他们音驹的种族,他倒是想要好好感谢这位神明啊。

研磨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下爬出来,坐在自己的身边。他感受到两颗心有力地跳动着。他的眼睛像猫咪一样。黑尾想起古书上祖先对于自己族人眼睛的描写,用了一个叠词“灼灼”,用来形容研磨的眼睛再合适不过。

待黑尾第二遍唱罢,研磨安静地抿着嘴回味了一会,然后直起身,伸手去取桌上的苹果派。

今天也是一个辽阔而晴朗的普通夏日。

黑尾仿佛是知道了怎样重新打开研磨的心扉。

——从心开始吧,自我们彼此共同拥有的故乡伊始。

 

 

-END-

 

 

 

 

 

 

霄兔的废话:

真的十分仓促qwq因为在收割期前要出门(游乐),没有仔细推敲也没有捉虫,待修改,请多指教。

欢迎喜欢黑研的大家加群啊。和我完全不同,群里太太都高产而且厉害ww快去勾搭他们然后一起愉快地产粮呀ww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霄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