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兔

一个低(wu)产文手,主HQ!!
喜欢吃糖不会发糖,不会停止写奇怪的东西。阅读感谢,欢迎勾搭w
在冷圈而自娱,处涸辙以犹欢。

迎来司空见惯的早晨

迎来司空见惯的早晨

 

*对话流小段子ww

*三咲华、道宫结、白福雪绘、谷地仁花 大学舍友捏造,同级生

*关于舍友:因为有的大学没有学生宿舍有的有,也不用过于纠结这个设定啦~

*有BG倾向:大地X道宫,木叶X雀田

*捏造!自high!

 

 

0.

谷地仁花睁开双眼,迎来又一个司空见惯的早晨。

7:15am,在430舍舍长三咲华的闹钟铃声响起之后,大家都爬下床,洗漱完毕之后一起去叫醒翻个身还要再在被窝里赖上十分钟的白福雪绘,然后各自出门。

三咲华乘电车去条善寺高中实习。

道宫结提着电脑步行去图书馆做毕业设计。

白福雪绘乘电车去咖啡厅做兼职。

谷地仁花坐校车去无线谷和研究生导师交流项目。

平凡的、周而复始的每一天。

 

1.关于打架

有一天白福很晚才回到宿舍,露出裙子外的膝盖有擦伤。

虽然本人并不十分在意,只是说“幸好裙子没破我很喜欢这条的”,三咲还是十分心疼地拿出药箱帮她处理伤口。

包扎完毕之后她看了看谷地和道宫,然后作为代表提问:“所以雪绘你是和别人打架了吗?”

谷地&道宫:“我以为只是摔倒了……”

白福:“对呀^^”

谷地&道宫:“……还真是打架啊……”

三咲:“能解释一下吗?”

白福:“报告阿华老师,我们班那个天天骚扰佳央里的变态,今天喝醉了在我们回宿舍的路上——就是路灯坏掉的那边——堵她,被我稍微教训了一顿。报告完毕,请老师表扬我。”

道宫:“啊……你以后千万别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

谷地:“雪绘今天早点休息啊,伤口很疼吧……”

白福:“完全不疼——啊啊啊阿华你别碰呜呜呜!”

三咲:“今天给我早睡,别在底下玩游戏了。”

白福:“我的伤口真的很痛,它说:‘我想吃零食,我才能好得快。’”

三咲&道宫&谷地:“……”

后来白福还是抱着三个人进贡的零食坐在床下打了好一会游戏,然后被三咲撵上床睡觉。

 

2.关于扳手腕

谷地网购了一箱书,估摸着自己可能搬不动,叫了三咲和她同去,想要一起抬回宿舍。结果三咲十分轻松地就搬起来了。

于是三咲忽然心血来潮地建议:“来扳手腕吗姑娘们?第一名的奖品是我刚买的芝士蛋糕喔~”

“我参加我参加~”白福摩拳擦掌。

“我觉得我是垫底……”道宫有点无奈,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谷地。

谷地:“……你们开心就好……我可以负责录像……”

于是每个人先跟谷地比试了左右手各一场,然后开始三个人的轮流制对决。

比赛结果:

430室扳手腕大赛右手顺位:

三咲华 白福雪绘 道宫结 谷地仁花

430室扳手腕大赛左手顺位:

道宫结 三咲华 白福雪绘 谷地仁花

综合排名总冠军:

三咲华

“哈哈哈雪绘你不要不服气嘛。——我觉得我力气比较大的原因,是曾经因为高中在条善寺当排球部经理吧?”

“等等我高中也是排球部的经理?而且我还比你吃得多,所以我才不服啊。”

“我……其实我高中的时候也是排球部的经理……”

“原来谷地也是经理吗?”

“结为什么左手那么厉害?难道也是排球部经理?”

“不不,不过我高中的时候是女子排球部的部长……”

“诶??结果大家都是跟排球很有渊源啊^^”

“所以预约一下场地周五放学之后一起去打排球吧?”

后来大家分着吃了三咲买的芝士蛋糕。

 

3.关于电车

因为周末人很多,公车上没有座位了。

谷地仁花和白福面对面站着。结果一个忽然的刹车,谷地没有站稳,与白福撞了一个满怀。

谷地的胸部撞到了白福的胸部,嗯,十分结实地。

白福:“小花你的脸很红喔~不要爱上我呀~”

三咲在旁边偷笑。

状况外的道宫:“什么什么?怎么了吗?”

谷地:“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

 

 

4..关于打游戏

其实430舍里最会打游戏的是三咲,白福常常找她竞技,胜率是6:4(三咲vs白福)。

白福:“所以你为什么这么会打游戏啊?我也就只能在I wanna这种游戏上才能赢过你了。”

三咲:“这样成为老师之后才能让这些调皮捣蛋的高中生心服口服啊。”

白福:“华老师你好可怕……”

道宫:“你们在玩什么啊?我也想玩。”

白福:“请你把玩游戏的时间用来追大地。”

道宫:“……”

谷地闲暇时间只会玩连连看。

但是谷地意外的脸很白,所以三咲&道宫&白福每次玩手游抽卡的时候都会找她。

 

 

5.关于网购

三咲:“我需要一个收纳盒,你们有东西要在乐天上买吗?一起啊。”

谷地:“有的有的,我想买几本小说。”

道宫:“嗯嗯,我也有的,我看看啊。”

白福:“我有想买的漫画和CD还有吃的。我列一张单子给你^^”

后来四个女生买了好几万的东西,装了很大一个箱子。

三咲:“我原本只是想买个收纳盒来着……”

 

 

6.卧谈之觉得帅气的男生1

白福:“觉得帅气的男生啊……我原来的系里有一个叫赤苇的你们听说过吗?就是校学生会副主席,挺有名的,我觉得他是那种冷艳型美人,但是在那种时候又会很……”

三咲:“雪绘打住!照顾一下仁花和结好吗?”

白福:“阿华你?我还什么都没有说?”

三咲:“我几乎可以想象你讲黄段子时候的表情了。”

白福:“那我下次找你私聊^^”

道宫:“什么照顾我?”

谷地:“……”虽然平时不会主动说这种段子但是她几乎立刻就明白了白福接下来要说什么……

三咲:“我的话,觉得四系的岩泉君很帅喔。超男前。”

白福吹了一声口哨:“哇喔,原来阿华喜欢这种类型的,我之前跟小仁花讨论了半天,都觉得没人配得上你。”

三咲:“诶?你们竟然悄悄讨论我。谷地觉得呢?”

谷地:“我啊……我觉得体育课上见到过的白布君挺帅的。”

白福:“喔喔,像是谷地会喜欢的类型。”

三咲:“什么嘛,所以你们上次竟然只是在悄悄讨论我啊。”

白福:“为什么没有人提名及川,二系那个系草?”

三咲:“他太烦了。”

谷地:“同意。”

白福:“哈哈哈,我觉得他比我还烦。”

三咲&谷地:“……”

 

7.卧谈之觉得帅气的男生2

三咲:“所以结你睡着了吗?我猜没有。”

道宫:“啊啊啊……我没有……我在听,你们继续。”

白福:“加入我们吧^^”

道宫:“……”

三咲:“那么我们来猜猜结觉得帅气的男生好了。我先说。大地。”

白福:“大地^^”

谷地:“大地。”

道宫:“???呜哇你们怎么知道的?”

三咲&白福&谷地:“太明显了好吗?所以你什么时候才能追到大地?”

白福:“我可以给你开恋爱专门辅导班。”

道宫:“呜哇啊啊我先睡了!”

白福:“所以阿结你什么时候才能追到大地啊。要不我帮你悄咪咪地促成一些偶遇?”

三咲:“阿结加油啊,虽然我觉得雪绘是在脑补事成之后你们请她吃饭的场景了。”

谷地:“其实我觉得……”

三咲&白福:“!”

谷地:“我觉得大地是喜欢结的……”

三咲:“诶?小花意外的消息灵通呢。”

白福:“说来听听~”

谷地:“我也是道听途说,据说大地君在一个重要的比赛上,随身携带的御守是阿结做的。”

白福:“所以阿结听到这个作何感想?”

三咲:“她好像真的睡着了。”

白福:“满脸通红十分害羞而可爱地睡着了^^”

 

 

8.关于潜移默化

雀田:“天啊!天啊!”

白福:“怎么了呀?”

雀田:“总觉得是你才会做的事……”

白福:“诶~那么佳央里看到了什么?”

雀田:“我刚才路过你们宿舍的时候本来想敲门找华拿东西,结果门没关好一下就被我推开了,然后我看见……”

白福:“?^^”

雀田:“我看见仁花和结在裸聊啊……两个人,只穿着内衣,站在上下铺的梯子那边!”

白福:“噗哈哈哈!你说得没错,的确本来是我会做的事情,我每次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都不穿衣服,也是这两个人超害羞的从来都不敢看我。但是现在她们已经学会面对面裸聊了吗?^^”

雀田:“所以结果是,我们三个都超级尴尬!最后三咲竟然还不在……”

白福:“让我来猜猜,小仁花今天穿的是白色的内裤,然后结的话是还是很显眼的绯色吧?”

雀田:“……”

 

 

9.关于未来

“在烦恼什么?”三咲从图书馆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谷地愁眉不展。

“啊……我是在想未来的事情。觉得好迷茫啊。阿华为什么想成为老师呢?明明我们不是师范专业。”

“想要成为老师的原因啊……这个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是想为人师表,或者是肩负着提高民族科学文化素质的使命、想要成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之类的理由。我只是觉得,如果我能将自己的知识理论和人生经验传递下去,我会非常乐意也非常开心的。”

“这样啊……我的话,虽然已经拿到了推免直接读研的资格……但是我其实挺迷茫的,只是因为成绩好所以才……我总觉得自己是在逃避社会,总有一天还是要出来找工作的,但是我还是很胆怯……”

“还真是奢侈的烦恼啊。我觉得仁花的话,如果真的不知道未来想要做什么的话,就着手眼前的事情。说不定等你研究生毕业,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谷地忽然想起前辈的话。“就算没有绝不动摇的意志或者崇高的动机也无所谓啊,瞬时开始的某些事情会慢慢细水长流地变得重要起来。”清水前辈的身影和眼前三咲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诶诶诶?你别哭啊——”三咲抱住向她扑过来的谷地,双手围成一个圈把她环在怀里。

 

 

10.术业有专攻

“法律用语上称几岁的人为‘年长少年’?”道宫做作业的时候问。

“十八、十九岁。”谷地和三咲异口同声。

“所以你们为什么都知道啊?我觉得跟你们在一起我简直像个文盲……”道宫说。

三咲:“我的话,是考教师资格证的时候看到的。”

谷地:“我是在小说里看到的。”

白福:“关于吃的问题都可以来问我。”

 

 

11.关于失恋

“我失恋了。”白福回到宿舍的时候随手把书包甩上床,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谷地和道宫正打算安慰她,然而三咲向她们使了一个眼色。

于是没有人回应白福。

白福:“呜哇你们快问我怎么了!快安慰我!我失恋了诶!你们好绝情哦!我哭哭!”

三咲:“你是不是要说我今天去买铜锣烧的时候结果发现卖完了,所以铜锣烧不爱我了。”

白福:“不是不是!”

道宫:“那你是?”

白福:“你们还记得之前我跟那个变态跟踪狂打架的事情吗?后来佳央里把这事告诉木叶,然后木叶超级气愤,就说要保护佳央里,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谷地:“啊啊啊原来木叶君喜欢佳央里吗?”

三咲:“所以我没听明白,雪绘说自己失恋了——所以你是喜欢木叶还是喜欢佳央里?”

白福:“我是喜欢佳央里——做的便当……一想到有人能终生享用佳央里的手艺!我就!羡慕!嫉妒!”

三咲&谷地:“我就知道……”

道宫:“木叶君和佳央里……真好啊……”

三咲&谷地&白福:“所以你什么时候才能追到大地!”

 

 

12.成绩好的原因

430舍四个人的成绩都很好。系里的学妹组织了一个小型访谈会。

三咲:“因为想成为老师,自己的成绩说不过去可不行啊。”

道宫:“想要拿到好看的成绩,才能找一份比较好的工作。“

谷地:“平时看书比较多,老师讲的东西比较有兴趣去学,嗯还有要好好做笔记。”谷地的笔记一直是学习辅导中心的范本,一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复印件就会在整个年级传阅。

白福:“我也要说吗?我是‘一天一本书、一周一学期’的类型喔?考前复习的时候想着考不到80分就安慰自己吃一杯草莓巴菲,考到80分以上就奖励自己吃三杯草莓巴菲,这样一对比就能考好了。”

学妹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然后记下了前面三位学姐的发言。

 

 

13.卧谈之还想做舍友

“真的,还想和大家再做一年——不,十年舍友啊。”某一天深夜,躺在床上的夜聊进入尾声的时候,谷地这样感慨道。

“阿华要浇灌祖国未来的花朵,阿结要忙着和大地谈恋爱,小花花你想留级的话我陪你呀~再做十年舍友也完全没问题,留级留到地老天荒~”白福说。

“我们学校留级两年还没毕业就会被劝退诶。”道宫说。以前白福时常用大地的事来调戏她时还会脸红,现在已经习惯了。

“我我我我不是真的要留级……”

“小花花欺骗我的感情我的心很受伤!我需要小花花做巧克力给我吃才能痊愈!”

三咲没有加入谈话,今天实习的时候批改试卷,总是有那么几个学生的试卷上汉字写得张牙舞爪,随后又以实习老师的身份讲解试卷,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已经进入了梦乡。

谷地听见一号床位隐约传来三咲平稳的呼吸声,忽然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安心。

 

 

0.

谷地仁花睁开双眼,迎来又一个司空见惯的早晨。

7:15am,在430舍舍长三咲华的闹钟铃声响起之后,大家前前后后都爬下床,洗漱完毕之后一起去叫醒翻个身还要再在被窝里赖上十分钟的白福雪绘,然后各自出门。

三咲华乘电车去条善寺高中实习。

道宫结提着电脑,和等在女生宿舍楼下的大地一起步行去图书馆做毕业设计。

白福雪绘到学校的礼堂组织策划毕业晚会的相关事宜。

谷地仁花坐校车去无线谷和研究生导师交流项目。

晚上的时候大家前后回到宿舍,把凳子拼在一起,四个人坐在地上吃谷地和三咲带回来的夜宵。有时候还会打花牌,或者和隔壁雀田佳央里她们一起在宿舍里对歌。

屋外大雨滂沱。

栗色短发、深褐色短发、绛紫色长发、金黄色齐肩的四位姑娘。

以及平凡的、周而复始的每一天。

评论 ( 5 )
热度 ( 31 )

© 霄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