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兔

一个低(wu)产文手,主HQ!!
喜欢吃糖不会发糖,不会停止写奇怪的东西。阅读感谢,欢迎勾搭w
在冷圈而自娱,处涸辙以犹欢。

及菅-着迷不已

着迷不已

*及川彻x菅原孝支

*意味不明的日常,取名无能,文不对题,阅读感谢

 

 

这是一个空气中仍然带着些微凛冽的晴天。

及川彻路过316室的时候,听见了门锁转动的声音。于是他悄悄地挪到门边,想要在房门打开的瞬间吓唬一下自己的邻居、顺便脑补了对方吃惊的表情,却因为没有站对位置,被打开的门撞到了额头,发出了轻微的“咚”的声响。

菅原孝支感觉到开门的时候似乎撞到了什么,然后便看见及川捂着额头站在自家门口的这般光景,带着一脸不甘心的表情。他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心下觉得有些好笑:“噗,每次见到及川的时候,你都是不一样的造型啊。是想营造所谓的‘朋友之间的新鲜感’吗?”

“小菅你别笑啊!不过你真是太温柔了——开门都这么温柔,不然及川先生绝对要被撞成脑震荡了!”

“这也不知道是该怨谁……”菅原略微打量了及川一眼,“你是要去超市吗?一起吧。”

“好啊,不过小菅你怎么知道我要去超市?”及川有些好奇。

“猜的。”菅原做了一个鬼脸,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又转回身去,“啊抱歉,我忘记带钱了,请等我一下。”

及川看着菅原脱掉鞋子蹬蹬蹬地跑回屋内,低头瞄了一眼才发现夏目漱石先生露在了自己衣服的口袋外面。他向夏目先生默念了一声抱歉,一边小心地把纸币完全塞进口袋,一边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只是凭借露出的钱就能知道我是去超市吗?假如我是要去——要去超市隔壁的玩具店买假面超人呢?虽然即使我真的要去买假面超人的话,也断然不会拒绝小菅发出的同路的邀请啦。

这样想着,及川复又一手撑着门的把手一手扶着墙伸着头向316的内室看去。虽然自己常常到隔壁来蹭饭吃,并且这里的格局和自己的住处也基本相似,但是光明正大的做客和站在门口偷窥的乐趣果然是不一样的!

等等……桌上放着一口锅?还有一些装着食物的盘子?及川咽了咽口水,自己其实的确是想要拿夏目漱石去换杯面对付晚餐来着,但是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

“你在看什么啊?”菅原拍了拍及川的肩膀,“走啦。”

“小菅晚上要吃火锅吗?诶嘿嘿,作为你的邻居的我真是近水楼台、向阳花木啊。”

“啊啦,把及川从杯面的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我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天使。”菅原没有拒绝。

“请我的粮食之神永远普度接济我!等等,所以你怎么知道我是要去买杯面?”

“猜——的。”

“不要因为第一印象就否定我啊!我现在已经会——呃,已经会做煮鸡蛋和蒸鸡蛋吃了……”

说到杯面,及川想起第一次见到菅原的场景。

及川遇见初来乍到的菅原时,自己正提着一袋泡面,一边瞎哼哼着不知哪里看来的台词“人生就像是杯面盖上沾着的蔬菜屑”一边走上楼梯。他很自然地帮这个灰色头发、长得很好看的少年把掂量着很沉的箱子搬上对方的房间,顺手也放下了装着杯面的纸袋,心情舒畅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及川彻,就住在隔壁。”

“初次见面,及川君。我是菅原孝支,请多指教。”

“之前住在这里的莫西干头天天深夜的时候敲锣打鼓地搞乐队吵到怨声载道,后来——后来被房东赶走了。终于有新邻居了啊我很开心,——下面那些东西是你的吗?我来帮忙搬上来吧。”及川没好意思告诉自己的新邻居,莫西干头搬走的原因之一是自己闲来无事就会去捉弄他,使得那人每次开门的时候都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鬼鬼祟祟,几乎要神经衰弱,当然因为这事也被正直的小岩狠狠批评了一番。

“可能都有些沉,真的非常感谢。”菅原眯着眼睛笑着表达了谢意。

及川认为自己平时并不能算是一个十分热忱乐心的人,但是试问有谁能拒绝长得好看的人的请求呢?即使对方并没有向自己寻求帮助,那么就主动一点嘛。

及川对于这个新邻居最初的印象只是:一个爽朗可爱的小男生,还暗地里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爽朗君”,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帮助对方搬完东西拿起自己刚买的杯面的时候,还估摸着对方大概也和自己一样,看起来是个不太会做饭的人。于是把纸袋递出去,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好心的天使:“你还没吃饭吧?喜欢什么口味自己挑哦。”

却得到了意外的回复:“及川君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这里用晚餐,我现在就去做。刚才是姐姐送我来的,所以买了一些菜说要在这里吃,但是接了老板一个电话又风风火火地去加班了。对于及川君的出手相助,我非常感谢。屋里还很乱,请不要介意。”

“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于是及川反客为主地很自然地随便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我还以为小菅你和我一样不会做饭呢。”

“不过我只会做麻婆豆腐哦,超级超级辣的那种。”

“……有多辣?”

“嗯……吃一口可以环游地球一周?”

“噗哈哈小菅你讲笑话的方式真冷。”

虽然菅原说只会做超辣麻婆豆腐,但是及川踌躇了一会还是留了下来。一顿饭而已,环游地球几十周就可以吃完了嘛。因为多动症的体质,及川左摇右摆地坐了一会又主动站起身,在征得了同意之后笨手笨脚地帮菅原收拾东西,稍微腾挪了些位置出来,还自说自话地把在角落里摸到的花瓶端端正正地放在了桌子上,又动手去整理“丰饶之海”、《广辞苑》之类的大块头书籍,在心底给对方的印象又添加了一条“文学青年”。

等到真正和菅原面对面地坐在饭桌边的时候,及川又一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自己的预期是即将视死如归般吃完一盘超辣麻婆豆腐,所以看到桌上摆着几个简单却色香味俱全的家常小炒,及川还是被惊艳到了。

“看你的表情……你想吃麻婆豆腐的话,我再去做。”

“不不不不用麻烦了。我开动啦。”及川连声谢绝。

大概是因为一直不停称赞对方手艺到了菅原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程度、后来也时常觍着脸带着饮料和甜点来蹭饭的缘故,所以会给小菅留下“晚饭之前一个人出门就是去买杯面”的错误印象吧,不过也不能说是错误……

打开了回忆的阀门,及川又提了兴致,和菅原讨论起初遇之后发生的事情。

“小菅对我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

“我想想,第一印象的话,大概是——自命不凡,看上去不像是乐于助人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帮我搬行李,并且不会做家务,这样的吧。”

“呜哇请你看看我的优点啊!我有很多优点的,它们在发着光啊请看看它们!”

“噗,是你问我第一印象的啊……及川的话,的确是有很多优点,一定要我说吗?”

“还是算了……不,小菅你说吧。”

“比如第一次来我这里蹭饭的时候帮我收拾东西还会花式夸赞很好吃我十分受用,来我这里蹭饭的时候会帮忙洗碗,来我这里蹭饭的时候会很好学地借书回去看,来我这里蹭饭的时候会认真地打下手说是要学习做饭虽然完全没有学会,来我这里……”

“可以去掉前面那个状语吗……”及川有点无奈,自己对于这个邻居的最初印象的确是“爽朗君”,相处得久了才发现这个人意外的十分腹黑,几乎把最初印象推翻了一半。如果是在“捉弄人”的比赛上互相切磋,自己未必能赢过他……正直的小岩你看啊!和这个人相比,“垃圾川”我简直是一个纯洁善良、单方面被欺负的灰姑娘!

他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菅原,即使只是出门到超市采购一点食材,他也穿戴得十分整洁。并且因为是周末随性出门的缘故,脊背挺直的身影略微带了那么一些慵懒,纯色卫衣上的皱褶和纹路令及川不禁看得入迷。虽然穿戴整齐而且看上去十分聪明,但是这个家伙却会忘记带钱包,如果不是恰巧看到了自己而想起来,大概他就会白跑一趟,然后耷拉着呆毛空手而归了吧?

于是及川心情大好地拍着胸脯向菅原保证道:“如果小菅下次出门又忘记带钱包的话,只要一个电话,及川先生就会如同魔法一般出现然后拯救小菅于水深火热之中的。”

菅原一时语塞,及川扳回一城因而更加得意,又向夏目漱石先生默念了一声感谢。

除了爽朗、腹黑之外,这位新邻居又占据了诸如勤奋认真、温柔细心、沉稳从容、善解人意等等各类夸奖人品行的词汇。并且,菅原看上去并不像是单纯到尚未与生活的苟且邂逅的人,倒不如说是给人一种即使身处苟且之中也能沉稳从容的印象。这是在一段时间的交往之后及川得出的结论。即便对方并未曾向自己讲述过去的经历,他却偏偏这样一厢情愿地相信和认为着。

对,大概就是那种,虽不起眼不出众但却是最终能从魔王那里救出公主的骑士吧?——不过看外表的话菅原就已经很出众了……

并且,及川对于菅原的那份迤迤如春风般的爽朗很是好奇,有种想要更加接近、一探究竟其心底秘密的欲望。

一边满嘴跑火车一边这样胡思乱想着的时候,及川发现菅原放慢了脚步,循着他的目光望向路旁的街头网球场。网球场围栏的墨绿色油漆有些斑驳,围栏里侧挂着一只风筝,看上去它待在那里已有些时日,翅膀的部分显得略微沧桑,尖端的丝线千丝万缕杂乱无章,颜色也褪去了不少。风筝的尾部似乎隐约有一根尼龙线缠绕在围栏的铁丝网上。网球场上有几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和女孩在很喧闹地打网球,角落里树影投下些许斑驳,有个成年男子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边不紧不慢地哼唱着前任邻居莫西干头时常排练的某个流行乐队的歌曲,一边帮那些中学生把滚到一边的网球踢回去。有一个小朋友仿佛是为了吸引穿着粉红色网球裙的漂亮女孩子的目光一般,中二地喊着漫画里不二周助的技能“燕回闪”,黄色的小球划过一个帅气凌厉的弧度,然后没有过网。及川侧过头看向身边的菅原,以为他会为此情此景而忍俊不禁,但是他没有。

菅原仍然聚精会神地注视着那个方向。

街头网球场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及川罗列了几个会使菅原产生兴趣的可能,比如菅原曾经是某个街头网球场的霸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往不至独孤求败,或者是在某个网球场遇到了心仪的姑娘随之也似曾相识般喊出了中二的技能名?

然后他听见身边的人用一贯的温和的声音说道:

“它是想要爬出来吧。”

那尾音如同袅袅上升的烟雾,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渺远蓝天。

及川在数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菅原是在说那只风筝。

的确是有那么一个瞬间,时间的乐章奏过名为“现在”的一个休止符,就在这个罅隙里他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心声:就是这个。

他复又抬了目光仔细地端倪,下意识地用脚来回磨蹭着地面。风筝的两只残破的翅膀末端勾在网球场围栏的铁丝网上,好像是在做出努力攀爬的姿势。

那时候及川甚至产生一种错觉,就像菅原不久前问自己“你是要去超市吧”,可能并未经过什么事无巨细的推理过程,只是单纯地邀请自己同去;而菅原说风筝是想从围栏里爬出来——也可能并非是这句话的主人曾经有什么可以写成一部小说的奋斗历史,只是单纯地这样想到、并这样觉得,仅此而已。

及川品味着那句话。清爽明快,尾音上扬,如同话语主人的神情一般。并非同情风筝的遭遇然后怨天尤人,只是陈述着一个事实,顺便捎带了些许小小的期待。

如果因为折翼的缘故而不能“飞”,那么就“爬”出来。

它是想要爬出来吧。及川仿照菅原的口吻和语调无声地重复了一遍,觉得几乎要被这句话俘获了。

看着身边的人神清气爽的表情,他忽然觉得细微的疑问几乎都可以迎刃而解,没有找到的答案也无需再找。怎样都好。

就是这个。

注意到菅原身上的这些细碎的特别之处,仿佛是在形状和数目都令人眼花缭乱的纯色拼图中找到了严丝合缝的两块,几乎令及川为之着迷不已。

 

 

很久之后,及川已经不太清楚自己当时回应了些什么,说不定自己那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依稀记得后来和菅原一起去超市采购了各类食材,美美地吃了一顿火锅然后乖乖地清洗碗碟。

再后来路过那个网球场的时候,及川发现那只风筝已经不见了。

大抵是它已经慢慢从网球场围栏的桎梏里爬出来了吧,也许它早已又一次飞上如同梦幻般的青空,然后重新赢得了整个世界也说不定。

及川闭上眼睛,太阳的光芒照射在覆盖住眼球的皮肤上,传来一阵暖意。

春天将近。

 

 

 

 

FIN.

 

 

 

 

 

 

 

 

霄兔的废话:

十分抱歉,脑补了这么多场景,却写了一些意味不明的日常。

但是最初,我只是想写那只风筝——趴在网里面的状态,和“它是想爬出来吧”这句话。

然后圆润了一下背景和设定就变成了这篇东西……

其实——我就是——想——写——风——筝——

最后是想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天,一个人行走在太阳下,寻思着日光如此耀眼的那个瞬间,忽然又想起了你,然后就会想要去见你。

抛砖引玉,随意看看吧【笑。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霄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