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兔

一个低(wu)产文手,主HQ!!
喜欢吃糖不会发糖,不会停止写奇怪的东西。阅读感谢,欢迎勾搭w
在冷圈而自娱,处涸辙以犹欢。

不再如此频繁地想起你

*谷地仁花视角,高年级+各种私设妄想,微谷地→清水倾向

 

 

谷地仁花不再如此频繁地想起清水学姐。

 

二年级的时候开始一个人承担和肩负起乌野排球部经理的职责,谷地时常会想起清水洁子前辈。

训练及比赛中,为受伤的队员进行医护处理的时候。

整理排球部器材、计算排球部经费的时候。

被外校不认识的高大主将森林一般围在中间的时候。

被毫无征兆忽然飞来的排球砸中的时候。

和各队教练、他校排球部经理交流的时候。

在不得不面对很多很多自己最初并不能应付自如的场合,会想起清水学姐。清水前辈很沉稳有余裕,总是一副成竹在握、淡定从容的姿态,令人感到分外安心。而自己脑洞太大,总会东想西想,犹疑不定。

这种时候学姐会怎样做呢——有时候会这样思考。虽然并非是想要完全地模仿和生搬硬套学姐的行为啦。

谷地对很多情况下自己的表现不很满意,偶尔也会陷入消沉。不过,也会有自己觉得分外骄傲的时候。

谷地仁花自诩做得最成功的第一件事情,是制作排球部的宣传海报。乌野排球部招新、进入区大赛、挺进全国大赛,谷地总是能抓拍到乌野排球部训练的时候的精彩镜头,并设计出自己也十分满意的排版。贴在公告栏上的海报常常使得后辈们频繁驻足。不满足于此,谷地还制作了关于乌野排球部成员的一个短片,醒目地挂在乌野高校官方网站的首页上,曾令她无比激动而又稍有惶恐。

谷地仁花自诩做得最成功的第二件事情,是陪着影山日向这一对速攻组合留下来练习,给他们喂球,在训练的最后提醒他们早点回家。她见证着他们全新的快攻磨炼得越发成熟,并且又开发出了更多令人吃惊的打法。

日向和影山好像精力充沛得永远不知疲倦。升入二年级后,这对组合似乎时常给人一种越发成熟沉稳的错觉,即使他们下一秒就开始拌嘴、争吵、打闹,周而复始乐此不疲。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大概就是日向从单方面挨打进化到已经可以和影山对打的程度了吧?还有影山,面对月岛的嘲讽有时候能回击那么一两句,虽然之后自然会受到更加“尖锐”的攻击,连带着看似无辜的日向一起。

清水前辈,我想,即使在之后升入三年级,他们也会依然如此呀。

现任“乌野二年级”,也依然是前辈们头疼的对象。虽然缘下队长继承了前任队长大地前辈的打法,但是谷地会觉得缘下前辈和菅原前辈也有些相似,大约是他们都是温柔而又腹黑的人,并且都有自己坚守的原则吧?

入部以来第一次排球部招新的时候,新入队队员自我介绍完毕,已是三年级的西谷前辈忽然豪情万丈地开口:“新一代乌野排球部——”

田中前辈立刻心领神会:“我们的目标是——”

“制霸全国!”日向和影山的异口同声响彻整个排球馆。月岛目视前方,少见地没有出声嘲笑,山口兀自捏紧拳头。刚刚入队的一年级的脸上有吃惊的表情,慢慢消退转变为兴奋和决心。

谷地感到心情舒畅愉快,因为自己是在以“前辈”的身份而欣慰,又稍稍有些害羞和脸红。

想要成为一个对排球部有所帮助的好经理。

新入队的一年级里有一个初中是打二传位置的后辈,虽然平时的吵闹程度与日向以及田中前辈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打法却是如同西谷前辈一样冷静而利落。担心他会因为有一个天才二传手前辈所以自己几乎只有等到三年级才有上场的可能而消沉,谷地和缘下队长向他绘声绘色地讲述了曾经在对战青叶城西时影山前辈和已经毕业的、同为二传手的菅原前辈联袂,以“战术性关键分双二传”得分的出色表现——当然,是缘下前辈负责讲述比赛的细节部分,谷地负责在旁边煽风点火词汇丰富地花式夸赞“很帅很厉害”。

在被天才的夺目光环照耀的情况下还能积极地参加训练,谷地非常敬佩这样的人。可惜聒噪的后辈喜欢自己加戏,有一次甚至问“谷地前辈你是不是喜欢我要跟我交往吗”使得谷地害怕地躲了他整整一个月。

也有一个高个的主攻手,大约是因为刚入部就被月岛以他一贯的口吻嘲笑说“长得很高扣球却没什么力气”而耿耿于怀,对于月岛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敌意,喜欢抢影山给月岛的传球。为此他没少被缘下前辈和田中前辈教训过,但是以“不想输需要理由吗”为由屡教不改。谷地想起不知道是谁评价过“尽是争强好胜之辈”,觉得十分恰当,心下莞尔。现在这两个人似乎因为都是索尼的忠实粉丝,关系有了那么一些改善——是错觉吧,绝对。

最令人刮目相看的其实还是山口。不再是“关键发球员”,而是凭借正选身份站在排球场上,他的一传和扣球上的进步令教练也有些讶异,只有十分了解自己挚友自尊心的月岛以及有着四处漂泊见缝插针的练习经历的西谷前辈露出了微笑。

清水前辈,你看,今年的乌野也会进军全国。我是这么坚信着的。

 

再到后来啊,自己升入三年级的时候,前辈们也都毕业了。毕业典礼的那天大家含着泪哽咽地唱着乌野高中的校歌。礼堂的走廊和台阶好像变得很短很短,仿佛弹指一瞬间就会走到尽头。

谷地哭得泣不成声,拼命用手抹去泪花但无济于事。她一边哭一边也很惊叹,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多泪水啊。那些年我们同舟共勉,这一天我们珍重再见。她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去年毕业的场景。不舍得毕业的大地菅原东峰前辈,也不舍得清水学姐。去年今日之时,自己是缩在清水前辈的怀里哭的。或许不是对于将要自己一个人独自承担经理的职责而感到迷茫,也不是对于各项难以应对需要牺牲时间和精力的繁琐事务的害怕,只是很单纯的眷恋罢了。

是眷恋呀。

我不是在哭,只是蚊子进到了眼睛里。自己大概是到八十岁还是会害怕离别、哭得稀里哗啦、上气不接下气然后被自己的子孙嫌弃的人吧。

但是大家都在微笑着,不知道是谁先起了头,每个人都过来拥抱自己。谷地的眼泪落在他们的制服上。

这样的拥抱非常温暖。

一直以来都被大家温柔地照顾着,一直以来都非常感谢。

然后仿佛是极为自然地,有人提议再去打一场球。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大家又轰轰烈烈热热闹闹地穿过纷繁的樱花树,转移到乌野排球部训练场,一路上讨论着有没有送出自己的制服纽扣,或者是乌野的女高中生质量很高只是要毕业了真可惜之类的话题。前任队长缘下前辈笑着评价说:“这才是乌野排球部日常的气氛啊。”

打开门锁,推出球筐,方觉五味在胸尘音入耳——虽然恍若天堂,却让谷地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不,大约是天堂里也不曾拥有的地方吧。争吵过奋斗过,为胜利欢呼过为失败扼腕过。哭过笑过,痴过狂过。是我的青春,痴迷并且快乐着。

谷地发自内心地感激使她下定决心一不做二不休的日向,时常给予她温柔中肯建议的缘下前辈,青春热血得永远可以感染自己的田中和西谷前辈——排球部的所有人,包括最初,邀请她成为乌野排球部经理,并且教会自己太多太多的清水学姐。

西谷前辈高声喊着技能名称,用“旋转闪电·超级无敌制霸版”接下了田中前辈凌厉的扣球。

“啊啊啊小谷还是这么厉害啊。”这是田中前辈。

“西谷一传漂亮。”这是缘下前辈。

“啊啊啊啊哦哦哦哦旋转闪电那个什么霸版好帅气呀!教教我吧!”这是日向。

“吵死了呆子!”这是影山。

好像时间还没有走。

谷地下意识地望向座椅的旁边。那里空空如也。

 

我从乌野排球部获得了自由和勇气。

谷地在处理其他曾经让她感到困扰的、棘手的事情时越发得心应手,很早就不再因为“这种时候学姐会怎样做呢”的缘故而频繁地想起清水前辈了。

所以想到清水前辈的理由,就只有感谢和思念了吧。

浮现在脑海中的第一个场景,是初来乍到之时,仰头看到清水前辈坚定的目光:“这次一定要去向全国的舞台。”嘴角的美人痣帅气而动人。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都是杨柳依依的时节。

于是她带着这份特别的心情走到正在紧张地搓着双手带着犹豫却又期待的神情望向公告栏上 “乌野排球部招新”海报的一年级女孩子身边:“你愿意成为乌野排球部的经理吗?可以以先临时入部的形式来参观哦。”

就算没有绝不动摇的意志或者崇高的动机也无所谓。

顺势开始的某些事会慢慢细水长流地变得重要起来。

凡事伊始也许只是凭借着一点点好奇心呀。

 

FIN.

 

 

 
 

-----------------------------------------------

写得分外零碎,想要表达的完全没有好好传达出来啊。待修改吧。

qwq心力交瘁。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霄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