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兔

一个低(wu)产文手,主HQ!!
喜欢吃糖不会发糖,不会停止写奇怪的东西。阅读感谢,欢迎勾搭w
在冷圈而自娱,处涸辙以犹欢。

黑研-其实我是外星人

E21

 黑研产出互助群(530365979)欢迎进群一起写一起开脑洞ww活动链接戳我

 群活动「你丫好烦」三十题--其实我是外星人



孤爪研磨闭着眼睛抱着膝盖坐在台阶上沉溺于自己的思考中,一脸平静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春日明媚的阳光在他颜色渐变的发丝上浮光跃金,远处有朦胧的鸟鸣。

黑尾铁朗拿着水壶迈着猫步悄无声息地走到研磨面前,虽然并不是存心想要制造出一个惊喜——或者说是惊吓的氛围,但他还是这样做了,一如既往地。

一步,一步。直至他立在研磨面前,挡住了他周身的阳光。研磨就这样坐在黑尾投下的阴影里,仍旧闭着眼,没有什么反应。

黑尾心下觉得好奇,弯下腰带着莫名的笑意端详着研磨的五官,然后慢慢靠近,连带着呼吸和心跳一起压了过去。

感受到周身气氛异样的时候异色头发的少年方才慢慢睁开双眼,而眼前是近在咫尺的、挂着不怀好意表情的阿黑的大脸。

研磨吓了一跳,瞳孔微缩,下意识地向后一退拉开了些许距离,伸手挠了挠因为靠得太近被对方的鼻息撩得有些痒的脸,又蹙了蹙眉,瞪着眼睛:“阿黑你……”

却被对方抢白道:“你在想什么呀?明明平时会对周围的动静十分敏感——我还以为你睡着啦。”

“……没有睡着。”

“那是在想什么?”

“也没有想什么。”

“明明就有在想什么。”

“……在想列夫好像跟翔阳有点像,他到底是需要怎样的托球……之类的。”研磨眨了眨眼,目光低垂。

“啊呀很有前辈的风范了啊研磨,”黑尾在研磨身边坐下,打开水壶喝了一口,才又说道:“好吧好吧,我们假装你的确是在思考怎样托球给列夫——”

“……”

“——我比较好奇的是研磨你平时也会对光线很敏感,既然没有在睡觉的话——为什么我走过来而研磨没有察觉到自己是从阳光下到了阴影里?”

“因为,刚才在想——重要的事情,所以闭上了第二层眼睑,没有感受到光。”

“?”

黑尾放弃了拿“列夫的事情是重要的事情还是日向的事情是重要的事情”这种槽点来开涮研磨,他发现自己明明听懂了字面意思却好似并不能深刻理解自己的幼驯染刚刚说出的话,感到一直以来都是占据着言语上调戏研磨的主导地位乐在其中并且乐此不疲的自己,被研磨随意地、不动声色地摆了一道。

但是他又发觉此时此刻仿佛是有着即将开启什么特别话题的趋势,这种新的变故的出现令黑尾感到十分有趣并且因而非常开心。他试着合上双眼,又努力地想要闭上莫须有的“第二层眼睑”却未果,用手在眼前晃来晃去带起一阵细微的风,还是能明显地感觉到光影的变化。事实上这种感受在明亮的阳光下会更加清晰才对。

于是他用十分诚恳地语气问:“什么是第二层眼睑?”

研磨瞥了他一眼:“就是先闭上眼,然后再闭上第二层啊,这样就不会感受到光线了。”

“我好像没有这种东西诶~”黑尾没有再试着做无谓的尝试,“如果夜里睡着的时候有人开了灯,绝对会很快被亮醒的那种——除非是头朝下就着枕头睡觉的姿势。”

研磨也没有吐槽阿黑的这种睡姿为他刘海的执拗造型起到了怎样推波助澜不可磨灭的作用,他沉默了一会,忽然转过头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丢了一个更大的炸弹过来:“啊……我想我大概是知道了,有第二层眼睑的原因——其实我是外星人啊。”

“?!”

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回答,黑尾小小地吃了一惊。即使是在开玩笑,这样的研磨也并不常见,这种新的变故的出现令黑尾感到十分有趣并且因而更加开心,正想要反客为主地夺回话题主导权继续循循善诱,而研磨很及时地补充了一句:“并不是在开玩笑。”

“喂喂,”黑尾掐指一算,“据我所知今天并不是愚人节啊,你也明明并不喜欢愚人节来着。”

研磨抬头仰望着天空中游丝般的细云,声音里分明带着些许狡黠:“所以说不是在开玩笑啊。你们——我想,你们地球人的话,大概是没有这种东西的吧。噗。”

“喂喂,最后的笑没有憋住诶,阿黑我要相信了喔?真的要相信了喔?”

“以前的话,没有找到机会说,因为和——和你们地球人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也觉得没有必要讲。”

“结果现在发现了很大的不同了,整个器官都不一样了。”

“阿黑又夸张。”研磨微微皱了皱眉。

“所以说我亲爱的幼驯染,我们的脊梁、大脑和心脏,其实是个外星人啊,虽然阿黑我完全——完全不会在意,不过啊——”不过黑尾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仅凭这几句只言片语就认可研磨真的是外星人的设定,他扪心自问了一秒,没有得出答案,也并不耿耿于怀。研磨就是研磨嘛。脑内立刻又很自然地闪现出研磨在漫天繁星的夜晚被不明飞碟接走的场景,但是这样的担心转瞬即逝。他并不认为研磨是凭借着所谓“外星人”的身份才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所以也并不认为研磨会因为这种可爱的缘故而消失。还有,为什么会出现在地球还一本正经地在音驹高校念书打球啊,是像学校之间的交换生一样,也会有地球人到其他星球上生活吗?如果研磨真的来自其他星球,是什么星系?他会想要回去吗?

黑尾并不急着寻求答案。这样的研磨真是有趣啊,来日方长每天都可以挖掘研磨身上新鲜的部分,黑尾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几乎在兴奋地尖叫起来。

“集合!”监督的声音从训练场传过来。研磨站起来,迈开一步却又停住,微微侧头说:“其实刚才是在想,阿黑需要怎样的托球呢。于是闭着眼睛回放了一下阿黑起跳和扣球的动作。最后觉得,这样就好。”

“!”

对于研磨来讲,这已经算是直球了吧?这种崭新崭新的变故的出现令我们可爱的、善于挑衅的主将大人当场大脑停机,呆在原地。继续训练的时候黑尾将研磨传来的第一个托球扣出了分外凌厉而漂亮的直线,使得对面拦网失败的灰羽哇哇大叫。

 

FIN.

 

*后来黑尾一直致力于找出和开发研磨身上与“地球人”的不同点。

评论
热度 ( 15 )

© 霄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