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兔

一个低(wu)产文手,主HQ!!
喜欢吃糖不会发糖,不会停止写奇怪的东西。阅读感谢,欢迎勾搭w
在冷圈而自娱,处涸辙以犹欢。

背井离乡的人

*讲一个意味不明的故事w

我舍友回来跟我复述了一遍“seminar课程中期答辩上奇怪的同学讲的奇怪的故事”。

我说:“那个人是叫天童吧,天童觉。”

舍友:“好像是。”

我才知道原来我和天童进了同一所大学。他还真是执着于这个故事啊。

我和天童是小学同学。小学的时候有次老师让大家讲故事,天童是这样讲的:

“从前有一个人,他自己发明了一种语言,比如把山林说成桌椅,把睡觉说成是指甲,后来就没有人能听懂他说什么了。”

那个时候老师愣住了几秒,然后讪笑着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好好学习国文,不要标新立异,不然就无法和别人交流。如此这般。

我虽然也是听不懂天童在讲什么,但我觉得他肯定不是想表达老师说的那个意思。所以为了让老师无法继续概括中心思想和总结陈词,坐在天童后面的我站起来讲了一个笑话。讲完之后笑声很响,和刚才天童讲故事的时候沉闷的气氛反差有点大,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后来我讲了什么笑话早就忘记了,不过倒是记得天童的那个奇怪的故事。

他平日里也的确是个怪怪的人。

首先长相就有些奇怪。怎么说,就是与别人不同。班上的女孩子有的还有点怕他。顺便说一句天童小学时代是齐刘海。

不过我不是很怕。后来我一直在找机会跟他讲话,我想问他那个人还把什么词说成什么词,比如“我”,他会怎样表达啊。

下一课的老师我不喜欢,老师讲课的时候我就偷偷跟天童搭话,才说到一半就被老师呵斥:“那两个交头接耳的同学给我去走廊上罚站。”

我更不好意思了,因为天童还没有回我的话,完全是受我牵连。

但是他站在走廊上眯起眼睛很开心的样子。

我向他道歉,他笑嘻嘻地还是不以为意。晒了一会太阳,他说:“我给你讲个海的女儿的故事。从前有个小人鱼救了落水的王子。她知道家族古老的传说,于是她说她可以请海巫把她变成人,长出双腿活在地表,王子对她立下海誓山盟,答应非她不娶。小人鱼找到海巫的时候海巫说,我不能把你变成人,不过既然你们两厢情愿我倒是可以制作药水使你的如意郎君变成人鱼,你们还是可以在海底一起生活。小人鱼说好。海巫一脸悲悯地看着她。后来小人鱼跟王子转述了海巫的话,王子说,——”

这时候下课铃响了。我被几个女孩子拉走了。再后来老师调了位置。机缘巧合,直到小学毕业我也没有问天童“我”是怎样表达,也没听完那个故事。

不过我猜王子肯定说考虑考虑,然后始乱终弃,再也没有出现在海滩上过。嘛,不听也罢。

舍友复述天童讲的故事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个人来到异国他乡,他说‘住宿’但在这个国度的语言里的意思是‘砖头’,他说‘睡觉’但在这里人们以为他是在说‘杀呀’,没有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他还差点被抓起来。”

“还有呢?”我问。

“后来我不记得了,我跟我男朋友在Line上聊天呢。”

“烦人的现充。他课题是什么?”

“我不知道啊我跟我男朋友在……”

“……教授是怎么点评的?”

“我们教授推了推眼镜——我简直可以看到他眼镜上睿智的反光——好像挺高兴地说,这就是语言和文学的魅力啊。后来还讲了文学翻译的各种历史什么的,不过我没怎么听我在跟我男——你别翻白眼嘛,——有句话我印象挺深的,是说,‘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

我想起我在看《杀死一只知更鸟》的时候,其中也塑造了一个怪人的形象。即使怪人不说话也会被标榜为“怪人”,被人误会和以讹传讹,更何况用语言主动表达呢。可能果然是人们只愿意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吧。不过我还是觉得天童并不仅仅想表达这个意思,虽然我是没打算了解他的内心世界精神思想什么的啦,稍微有点在意而已。

后来在某节专业课上舍友在旁边依然跟男友聊天的时候,我看完了《杀死一只知更鸟》的结局,趴在桌上压着声音潸然泪下哭得我见犹怜。少数派总是有自己的不得已,虽然文中的女孩有些遗憾没有回赠过怪人什么东西,但她最后理解了他。然后舍友请我吃了雪糕。

筹备新年音乐会的时候我在后台看到了天童的乐队。他穿着黑色的夹克,正在调试插电吉他的音响。我走到他面前。

他好像认出了我,眯起眼睛笑,酒红色的头发很耀眼。

我问:“后来怎样?”

“?”他收敛了些许笑容,做出夸张的惊讶表情,眼睛瞪大如铜铃——或者说是像什么猛禽。

“那个背井离乡的人呀。”

“后来他已经学会说异国他乡的语言了,但还是没有人能听懂。”天童开心地大笑起来,引得在后台准备的表演者们纷纷侧目,他的队友彼此交换了会意的笑容。

天童还真是没有变啊,不知怎么稍微有点羡慕他。我忽然又想到那个人鱼公主的故事,如果现在问他王子说了什么,天童怕是要回答“王子假意答应了小人鱼,拿走了药水分给了士兵组成了一对训练有素的突击队攻下了人鱼的城堡人鱼公主们都作为俘虏被关在王子的水池里”之类的答案吧?我不寒而栗,嘛,不听也罢。

天童的乐队表演的时候我在后台交接了一下工作,偷偷溜到舞台下方。舞台的灯光以及电子屏幕效果非常棒,我看见追灯交错间天童的手指在吉他琴弦上翻飞,身体跃动,他还是那样眯起眼睛,一脸心满意足的愉快表情。

 

后记:
我抱着女儿去公园玩,路过一家音像店的时候,看到了天童觉和他的乐队One Shoot的第一张专辑。除了天童,封面上印着的都是陌生的脸孔。
店主找钱给我的时候友善地建议:“如果是婴幼儿教育的话,我推荐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喔。”我本想说这个乐队主唱是我的小学和大学同学,但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回报以友好的微笑。
有一首歌叫做《背井离乡的人》,歌词有这样一句:
“山林是桌子还是椅子
睡觉是指甲还是杀呀
我还是我”
不知道这首歌的旋律会是怎样?我拿着专辑的纸袋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女儿走在回家的路上,感到心里有什么东西几乎要迫不及待地雀跃起来。

---------------------------------------------------

*前一个故事是我的朋友跟我讲的。

*《杀死一只知更鸟》是我很喜欢的书,推荐。

评论 ( 1 )
热度 ( 25 )
  1. 糖醋魚罐子霄兔 转载了此文字

© 霄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