霄兔

一个低(wu)产文手,主HQ!!
喜欢吃糖不会发糖,不会停止写奇怪的东西。阅读感谢,欢迎勾搭w
在冷圈而自娱,处涸辙以犹欢。

衣锦还乡

*排球少年 扇南

 

中午,十和田良树到公司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里,拿起两罐啤酒,犹豫了一会放下了一罐,又拿了一听咖啡和两盒快餐。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前辈秋宫昇正在一边浏览着新闻,一边吃着从家里带来的便当。十和田见过秋宫前辈的妻子,是个笑容甜美的小个子女人。在公司每天中午都有爱心便当吃,下班回家还有娇人在侧,而自己时常要以快餐甚至是泡面对付度日,一个人过着租房到公司两点一线的生活,对比之下高下立现。如果说完全不心生羡慕是不可能的,不过十和田并不想很快结婚。

坐下来打开快餐的盖子,拉开咖啡的拉环,十和田扫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代码。秋宫看到他桌上的袋子里还放着一盒快餐,有点疑惑:“十和田,你今天要加班吗?我记得你那个工程下周一才要交的吧,今天才周四啊。”

“嗯,不过还是想要明天就能完成。”周末他找了一份兼职,即使公司规定里并不允许。这件事情也只有秋宫前辈知道。

秋宫会意,便笑着感慨道:“啊啊,年轻真是好,这么努力真是后生可畏啊。要是另外几个小子都像你一样尽心尽力做好工作,领导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十和田没搭话,显得略微有些心不在焉,虽然这样和前辈讲话显得有些不太礼貌,但是果然还是枚举法逻辑简单,计算速度也比迭代之类的方法快很多,占用内存也更小。

秋宫前辈微微收敛了笑容,踌躇了一会还是开口问:“虽然过问别人私事并不太好啦,不过你也别这么太拼命了,身体才是本钱啊。还有……好像也不见你经常回家诶,令堂近来可好?”十和田常能收到母亲寄来的铜锣烧、蛋黄酥、小煎饼之类,有时候东西太多了也会拿到公司分给大家,秋宫对十和田母亲的手艺赞不绝口。

“……还行吧,最近也说要再寄点东西来。”

“我记得你弟弟是上的寄宿制高中吧,所以你母亲都是一个人在家?”

“她老人家啊,在家里打牌浇花养猫养狗,最近还倒腾什么公益活动,真是……都是老太太了还成天在外面瞎转悠乱忙活。”因为母亲自得其乐过得很充实,所以不回去也没什么关系,暗含着这样的潜台词。某种意义上的自欺欺人。

弟弟的确是在上寄宿制高中,考试成绩比自己那时候是要好很多,还参加了篮球社团,好像在队伍里也挺厉害。也不是不想回家,但其实因为对于母亲诸如“什么时候回来”或者是“最近有空回家吗”的提问总是回答说很忙不回去,所以母亲才会常常寄东西过来。

不是不想回家,也不是不想念母亲,既然如此所以为什么不回去?十和田感到有些烦躁,自己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较劲。他挠了挠头,寻思着果然还是应该先全力以赴把任务完成、然后周末也认真地做好兼职的工作。

“想要见面的话就可以见到,这才是母子啊。打起精神来吧。”秋宫前辈对他意味深长地一笑,走回到自己的座位。

 

十和田自嘲地摇了摇头,感到自己曾经想要“努力赚钱衣锦还乡”以及“近乡情更怯”或者是“作为兄长不想要输给厉害的弟弟”之类的想法显得有些幼稚。虽然知道母亲大概也不希望自己这么拼命地赚钱,但还是……真是败给前辈了。

他看到车站的广告看板里贴着的排球春高比赛的海报,海报里陌生而又似曾相识的少年手握排球气势逼人。他低下了头,脸上慢慢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

归来一调笑,慰此长龃龉。

评论
热度 ( 1 )

© 霄兔 | Powered by LOFTER